聆泠所有文の聚集地|本人是个脑洞很大的逗比|只写耽美|很喜欢次肉但是自己码肉总是很费力|

【巍澜】凡爱(PTSD,1W5字,一发完)

*以往多是写沈巍对赵云澜的深情,现在想写写赵云澜对沈巍的爱

*私设众多,很多个人色彩、个人理解,不喜误入

*经不起严肃考究的PTSD。剧版普通人赵云澜,接剧版结尾,由于不能接受剧版穿越且昆仑随便就被砸死的设定,小鬼王和昆仑君设定沿用书版

*这篇很早就在写了,被甜甜亲妈一发番外差点打死了,磕磕绊绊写完镇魂都完结这么久了,随缘吧哈哈

*为什么还要屏蔽我……到底有什么敏感词了……完整版点这

如果点不开,可以直接搜我微博,和lo同名



正文:

00

深海里是没有光的。

世界是冷的。

 

01

赵云澜像是被水压扁的海鱼,身体不归自己掌控,僵硬的随波漂浮。

 “……杀……我……”

他声嘶力竭的喊,喉咙却只涌出几个咕噜的血泡,融在水里,和声音一起无影无踪。

肺部因缺氧而痉挛着,却及不上的万分之一的心痛。

深蓝色的海域把他隔绝在另一个世界,和眼前的场景硬生生的隔阂开,口不能言,眼却看得清楚。

沈巍,沈巍。

浑身是血的沈巍。

“你竟然和一个人类共享生命链接?”

夜尊暴怒的声音混着缺氧而起嗡鸣声震颤着他的鼓膜。

不要,不要!

赵云澜被水压牢牢压住,就算了用尽了全身力气,依然无法挪动一步。

沈巍虚弱的趴在地上,血浸透那件赵云澜送给他的风衣。夜尊的脚踏着他的肩膀,脚腕一动,沈巍身下的血洼就迅速扩大,蔓延的更开。

赵云澜双目赤红,沈巍身上的每一道伤口,都像是用刀直戳在他心脏上,来回拉扯,千疮百孔,血肉模糊。

“他可是斩魂使,伤口都会自愈的,他怎么会疼?他怎么会死?”

夜尊充满讽刺的声音忽的穿透了层层水波,荡到他的耳边。

“不!不是的!”

赵云澜脱口而出的否认换来的是夜尊的放声大笑,就好像他从赵云澜那张濒死的鱼一般张合吐出水泡的嘴中听懂了什么。

“……那为什么,他总是排在特调处所有人后面,”夜尊的声音耳语般轻,却重击在赵云澜的胸口:“在你心里的地位,也像个编外人员一样?”

沈巍的脸侧贴在尖利的石子上,嘴角的血不断的流出来,瞳孔逐渐涣散,视线却凝固在赵云澜所在的方向。

和过去千万年一样,看着他,只有他。

 

赵云澜周身的情景变换着,海域里的时间又退回到从前,重伤的沈巍忍着剧痛带他逃命直至体力不支。

“如果有一刻……”他栽倒在地上,像个残破的布娃娃,却依旧目光灼灼的问他:“我必须要拿我的伤,来换大家的命呢?”

当时他慌乱的稍稍移开了视线,犹豫着没有回答。

赵云澜鼻子酸涩的厉害,眼眶肿胀,如果能动,定狠狠的抽自己几个巴掌。

为什么,为什么你没发现沈巍是在向你讨一个最后的安慰。

他恨不得自己替沈巍承受所有的痛,所有的伤,但即便是百倍千倍都无法弥补他的愧疚。

沈巍早就抱了必死的心,他怎么舍得让赵云澜为难。私心的问出来,不过是想要在死前再听听他的真心,减轻些遗憾。

可是赵云澜终究没有回答。

自此之后,沈巍眼睛里的光芒就在一点一点的消散,直到为他燃尽了最后一点守护的火焰。

 

夜尊已经幻化出了冰锥,尖利的,冷酷的闪着寒芒,正悬在沈巍上方。

沈巍却只是茫然的睁着眼睛,用因为疼痛而不断发抖的身体努力的维持着望向赵云澜的方向。

 

那么漂亮的一双眼睛,看不见了。

 

“不……不要……”

绝望,冰冷刺骨的绝望。冰锥散发出的寒气如跗骨之蛆,浸透赵云澜的每一寸皮肤,渗入血液,流遍全身。他阻止的声音都那么微弱,像是被冻在了喉咙里,挣扎的挤出来。

无能,懦弱。

赵云澜从未如此唾弃自己。

“你看,他要被你害死了。而你除了给他拖后腿,什么做不了,”夜尊的声音还在不依不饶的响起:“还口口声声说什么谁伤他你必要其命,呵,真是可笑。”

眼前的动作像是放慢了倍速,一帧一帧无比清晰却又无法阻挡。

赵云澜脖子的青筋都凸了起来,脸涨得通红,脑子里混沌一片,除了无助的祈求沈巍不要有事,就只能拼尽全力的挣扎呼喊。

“我宁可杀了他,让他和我融为一体,也不会把哥哥交给你,”拿着冰锥的夜尊突然回过头来,眼神里全是轻蔑,说一个字,冰锥就向沈巍身体里刺入一分:

“因,为,你,不,配。”

那么长的冰锥,生生穿过心脏把沈巍钉在地上,他连痛呼都发不出来,血沫堵在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响声。

无力的手指把冰锥攥的血红一片,最终一切停止,软软的跌落到地上。

 

赵云澜的心随着沈巍一起死去。

一直以为会永远陪在身边的人,习惯到从未想过会失去的人,在离开的一刹那,才体会到有多么重要。


天还是塌了。

世界他曾在乎的一切都在瞬间枯萎,所有的色彩在瞬间凝固成黑。

浓稠的,窒息的,万丈黄泉里冰冷的,黑。

只有沈巍是红色的。

血液将他身下的石子浸泡的有如朱砂,石缝里骤然蔓延出大片大片的彼岸花,围绕着沈巍放肆的疯狂生长,发出一片幽红的光。

黄泉路上,三途河边,遮天盖地,骤然异色。

炙热浓烈的光芒像是要燃尽一切,甚至赵云澜周身的海域都被蒸腾消散。

他重重的摔倒在地上,顾不得呼吸,眼前天旋地转中仍拼命挣扎着向沈巍的方向爬去。

“咚咚咚——”

逐渐清晰的视野中他看到了沈巍疲惫却满足的笑。

不要,不要啊!

赵云澜从那个笑容里看到了自己最深的恐惧。

他努力伸出手,哪怕是只能碰触到沈巍的指尖也好。

可是沈巍却在下一秒逐渐消散在纷飞的花瓣中。

他们手指间的距离,终究是差了那么一点。

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

“咚咚咚——”

赵云澜的情绪在一瞬间崩溃。

他蜷缩在地上,手紧紧的攥着胸口的衣服,剧烈的疼痛让他不住的干呕,鼻腔和嘴里都是血,眼泪糊了满脸,耳边一阵嗡鸣。

他看不到,听不到,呼吸不到。

只有痛,无休无止的痛。

“沈巍……沈巍!”他似乎只会说这两字,嘴唇张合着,不停地嘶吼这个名字:“沈巍!沈巍——”

“咚!咚!咚!”

 

02

赵云澜猛地睁开眼,从濒死的梦中惊醒。

他侧躺在沙发上,嘴还保持着呼喊的张开状态,手紧抓着胸口的衣服,心跳如擂鼓,头痛欲裂。

他带着哭腔磕磕绊绊的呼出一口气,才感觉到满脸咸湿的泪水。

“靠!有没有人啊?咚咚咚咚——!”

门口的快递小哥不知道敲了多久,烦躁的吼了起来。

赵云澜想要起身,翻身却发现压着的胳膊已经麻了,一时失衡重重的摔在地上。

“诶!开门啊!我快递!”

快递小哥听到屋内巨大的一声,立刻敲的更急。

“……来,咳咳……来了……”赵云澜一开口,嗓子却哑的厉害,呛咳出声。

磕磕绊绊的去开了门,拿了快递随意丢了就一把关了门,差点撞到快递员的鼻子,在咒骂声中靠着门缓缓滑落到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他用颤抖的手慌乱的摸出手机,眼泪滴在屏幕上,触屏变得不灵敏,点了几次都没有点开程序。赵云澜急的满头大汗,扯着衣角用力的擦,衣服被扯开了线,他却浑然不觉。

微信发出了视频邀请,赵云澜胡乱的抹了一把脸,呼吸急促的等待着。

“……对方手机可能不在身边,请稍后再拨。”

音乐突兀的停止,赵云澜的嘴唇颤抖着,眼睛盯着聊天框里沈巍的名字,抖着手又拨了一次。

“……对方手机可能不在身边,请稍后再拨。”

赵云澜脖子上的青筋暴起,他努力的深呼吸了几下,手烦躁的插在头发里,发狂的揉的一团糟,最后吞了一下口水,再次发起了视频邀请。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屏幕,每一次音乐的循环都让他呼吸再急促一分。

终于,沈巍有些茫然的脸出现在屏幕的另一侧。

赵云澜猛地脱力,手机甚至在满是冷汗的手心里滑了一下,镜头前面剧烈的晃动。

“云澜?云澜?”沈巍的声音有些着急的从手机里传来。

“啊……啊,没事儿,”赵云澜迅速调整了一下状态,露出一个近乎苍白的笑容:“手滑了一下。”

沈巍明显还是没太习惯微信怎么操作,脸贴镜头很近,近的赵云澜能看清他的每一根睫毛,他似乎想要仔细看看赵云澜,左右的晃动着脑袋却发现视角并不能随他的意愿改变。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是不是胃又疼了?”沈巍有些着急,声音都大了些:“你眼睛怎么这么红,怎么哭了?”

沈巍的问题连珠炮似的,赵云澜却终于平静下来,像是溺水的人终于抓住救生圈,全身都猛地放松下来,劫后余生的庆幸。

是沈巍啊。

活生生的沈巍啊。

 

“宝贝儿,我没事,”赵云澜梗着脖子把哭音憋回去,眼珠四下晃了晃试图把眼泪在眼眶里消化掉:“我就是想问问你……问问你好不好。”

屏幕对面传来了喷水和哄笑的声音。

沈巍的脸涨的通红,结结巴巴的和他解释:“那个,我,我忘了怎么操作,我怕你着急,刚才让学生帮忙接的……”屏幕晃了起来,明显是沈巍开始移动位置:“我,我换个地方。”然后镜头前就只剩沈巍摇晃的衣服和他稍远的声音:“……你们不要笑了,先把今天勘察的资料整理好,我一会就回来。”

赵云澜趁着机会去桌上抽了纸巾把眼泪全部擦干,吸吸鼻子,拍了拍脸。

“云澜?”沈巍的声音又从手机里传出来的时候,赵云澜已经换上了平日里嬉皮笑脸的样子:“怎么啦沈美人,害羞啦?”他的脸凑近屏幕,调笑道:“你看你耳朵尖都红透了。”

“赵云澜,到底怎么回事?”沈巍全然不听他这一套。

“我真没事儿,就是……”赵云澜摊手,手腕绕了几圈,一指窗外:“就是沙子迷了眼睛。”作势又揉了揉眼,把残余的水分也抹掉:“龙城这环境治理真的是得注意起来了,今天这沙尘也太重了吧。”

见沈巍皱着眉又要说话,连忙又解释:“我真的有好好吃饭,你给我留下的那些菜我每顿都按照标签热了吃,连顺序都不乱的!”

沈巍抿了抿嘴,欲言又止,最后露出个安抚的微笑来:

“我明天就回家了。”

冰冷仿佛死去的心突的跳动了起来。

回家。

和沈巍的家。

“沈巍。”赵云澜喊他。

“嗯?”沈巍在对面询问的挑眉。

“沈巍。”

“嗯。”

“沈巍……”

“嗯,我在呢。”

“沈巍,沈巍,沈巍……”赵云澜盯着他的脸,一遍一遍的叫他的名字。每叫一声心脏就无比鲜活的跳动一下,温热的血液一泵一泵的输送向四肢百骸,熨帖抚慰着疼痛。

“……”沈巍有些为难的皱起了眉头,拿着手机手指悬在镜头边,似乎是不知道按哪个好:“好像掉线了,你是不是听不到我说话?”

“现在听得到了,”赵云澜没有去解释,从地上转移回了沙发上,像是日常关心一样的问他:“沈巍,跟我讲讲你今天都做什么了吧?”

“嗯……今天是外出勘察的最后一天了,大家其实都挺疲惫的,毕竟他们还是一些小孩子,不过好在前两天做的事情多,今天的任务算是最轻的。”沈巍抬着眼回忆了一下,把一天的行程娓娓道来:“我们先是去了……”

赵云澜抱着双腿,下巴搁在膝盖上,他其实不在意沈巍说了什么,只是想要听到他的声音,无数次确认他一切安好。

落日暖黄色的光芒从窗口映进来,给屏幕上的沈巍都镀了一层金边,修长的睫毛暖洋洋的弯起笑意的弧度。

赵云澜听沈巍慢慢的说话,一字一句,咬字清晰,音调低沉。

楼下自行车经过的声音,小孩子的打闹,街边摊的吆喝混在一起,争着给沈巍不疾不徐的声音做陪衬,经岁的日常缓慢的沉淀下来,混着烧饼的香味静静的流淌在空气里。

如果要是他不说停,沈巍就能一直给他慢慢讲下去,讲他们的每一天,讲他们很久之前的过去和很久之后的未来,那这辈子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去,也挺好的。

赵云澜渐渐舒展了身子,迷迷糊糊的想着。

历经诸多,回头再看,心之归处,所需不过是一个沈巍罢了。

 

沈巍给他讲了许久,停下来想要去倒些水。

楼下路过的行人手机铃声倏地响起,赵云澜就侧耳听了一会儿,眉眼染上一片柔和,沈巍慢慢的喝水,他便趴在镜头前跟着哼唱了两句:

“慢慢喜欢你,慢慢的亲密,慢慢聊自己,慢慢和你走在一起……”

“……慢慢我想配合你……慢慢……”赵云澜鼻子忽然一酸,嗓子里哽了一下,赶紧停下了,打了个哈哈:“哎,忘词了。”

沈巍放下水杯,眉眼弯弯:“很好听。”

“……行啦,你也该回去了,”赵云澜已经看到门口有学生探头探脑来找过沈巍两次:“该吃晚饭了,这顿就是你给我留下的最后一盒菜啦,我记得是……”

“……回锅肉。”沈巍接着他的话把菜名报全了。

“……嗯,”

他记得,每一顿给他做了什么,该吃什么,全都记得。

“那我等你回家。”

 

03

“一个你十分看重的人在你面前即将死去的时候,你脑海中最强烈的念头是什么?”

死亡缠绕,黑雾如刀,沈巍虚软的身子栽倒着拦在他身前,口中的鲜血喷涌而出。

“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把他换回来。”

不!

不!!!

 

赵云澜又一次从梦中惊醒。

他剧烈的颤抖着,胸口像破风箱一样起伏,仿佛掐着脖子的手突然放开,大口大口的汲取着身边的空气。

手机屏幕亮起来,显示此刻是凌晨三点。

赵云澜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本不想睡,也不敢睡。

梦靥缠身,让他痛不欲生。

最后一次关注时间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最多只睡了不到两个小时,梦境就又一次把他拉回到那一天。

无数次的,重现他无力挽回沈巍生命的那一刻。

颤抖的手从烟盒里抖出一根烟点燃,明灭的橘黄色光芒成为黑暗中唯一的光亮。

以前的烟都白戒了……

尼古丁的味道充盈着肺部,赵云澜摊在沙发上,疲惫的抚上自己跳动着疼痛的神经。

只能看着爱人死在面前,自己却连动一下都做不到的无力感像鞭子一样没日没夜的抽打在他身上。

赵云澜把沈巍的电话号码调出来,看了看时间,又关掉。

走到卫生间胡乱的洗了把脸,镜子中的人满眼血丝,胡茬乱翘着,头发蓬乱,憔悴的眼圈乌青。

他挪回沙发,胳膊支在膝盖上,手扶着头,半边麻木的无法思考,半边却痛的无比清醒。

他食不知味,尽管每天都按时吃沈巍留下的饭菜,胃却好像完全不想接受,要么吐出来,要么像现在这样,堆积在胃里,胀痛着无法消化。

他又点燃一根烟,狠狠的抽着,一根接着一根,直到天光渐亮。

 


评论 ( 64 )
热度 ( 921 )

© 聆泠_懒萌懒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