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泠所有文の聚集地|本人是个脑洞很大的逗比|只写耽美|很喜欢次肉但是自己码肉总是很费力|

私♂房♂菜之醋溜芒果椰子02(车/私房play/吃醋play/突然爆红沈教授X醋缸打翻小澜孩)

*垂死梦中惊坐起,听说我翻车了?……我居然tag都打错了?……昨天肝傻了估计……对不起给我点小红心和回复的小伙伴……

*照片被传到网上一夜爆红的沈教授X飞醋吃到醋缸满了打翻掉的小澜孩

*互拍私房照还不小心被人看到差点人尽皆知的羞耻play

*为了开车而有的蛇精病剧情,在搞笑的歧途上随时可能翻车

*本意其实是打算开看了小澜孩的腰线的脑内航母

*不严谨没设定不考虑文笔文风瞎xx写,怎么开心怎么来,想到哪写哪

*本章还是没有车,在搞笑的歧途上飞奔,有吃醋的芒果和毛猴

*为什么你们的回复都是催更,不要催我,我很逆反的(不),请给我其更多的其他回复,啾咪!

*上章说的沈教授的甜蜜笑容请见下图。所以沈教授是看到了什么笑的如此开心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正文:

沈巍在七嘴八舌中大致弄懂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在电脑前生疏的操作着鼠标一行一行的把帖子的大致内容浏览了一下,联想到最近课堂的火爆,觉得真是荒唐可笑。

多少人心里有他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心里有谁

赵云澜自己这个道理该是清楚的很,面对祝红他就分的很清。

这种吃飞醋的行为让沈巍第一个出现在脑海的形容就是幼稚,像个小孩子,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看上了就把嘴噘的老高,恨不得藏到谁也看不到的地方去。

沈巍抿了唇忍不住露出一个宠溺的笑——

关心则乱吧

“呕!我要吐了。”祝红恨不得把眼睛抠了,转身离沈巍远远地,眼不见为净。

沈巍的脸在她这句话出口的时候就又恢复了往日一贯的平静,快的好像刚才的表情是众人集体眼花了一样。

沈巍看了看表,再不出发怕是上课要迟到,却又不放心赵云澜一个人憋着生闷气,打算上楼给他顺顺毛,脚刚踏上楼梯就听赵云澜的声音从楼上中气十足的贯穿下来:

“要迟到了啊沈教授!为人师表,切不可懒散破例,姗姗来迟。”

总之换着法说不想见沈巍。

沈巍哭笑不得。

“那我先去上课,你……你别生气了。”

赵云澜竖着耳朵听到沈巍这么一句话,立刻炸毛,好像自己侧着耳朵努力听楼下声音的行为被沈巍看到了一样恼羞成怒:“慢走不送!”怪里怪气的又冲着门口方向喊出去:“生什么气啊?我有什么好生气的?我才不生气!”

确认沈巍已经走远了,赵云澜晃晃耷拉在桌子旁的腿,稍微冷静了一点。

理智来讲的确是没什么好生气的,但是看到沈巍的笑被别人拍了去还广而告之就是一股子火气往上窜,更别提下面还有一大堆沈巍的眼睛,沈巍的唇,沈巍的手指,沈巍的腿的各种特写,自己都才睡过一次的大美人天天被人免费视奸,是个男人能不气?

居然还有特意找上门来要把沈巍全身拍个遍满大街卖的,赵云澜想想到时候的场景就觉得七窍生烟。

为了得到大美人,他一个纯1都躺平任君采撷了,付出了比血还重的代价。结果这些人就这样吃白食白嫖美貌,赵云澜真恨不得把沈巍藏起来让他哪都别去了,专心在家伺候他一个人的饮食起居才好。

说起来沈巍自从和他那次酒后滚完床单,互诉情愫之后,就再也没碰过他。第二天早上起来那反应就像是被上的是他沈巍一样,赵云澜设想中黏黏糊糊你侬我侬的场景完全没有发生,沈巍甚至拒绝了他的同^w^居邀请。之后赵云澜使出了十八般武艺各种有意无意的试图勾^w^引,结果大部分被沈巍完全当做没看见不说,稍微过火点的就立刻面红耳赤左躲右闪,活像他赵云澜要逼良为^w^娼。

苍天啊!

赵云澜无语凝噎,好歹他以前也算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风流小王子,调情撩拨这种事向来手到擒来,怎么碰到沈巍就石沉大海,全数失效了呢。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赵云澜用舌头把棒棒糖玩的风生水起,脑子转的和棒棒糖在他嘴里转的一样快,大批情敌已经如狼似虎的扑上来了,自己和她们一样只能干过眼瘾这算什么事?不管怎么说,他一定要好好宣布一下对自己“领地”的主权。

“诶?这什么东西?”

赵云澜正四处踱着步思考着如何把沈美人拐上^w^床,路过林静的实验室看到他正偷偷摸摸的把玩着什么,凑过去一瞧:“嘿哟!你这个厉害啊,最新款啊。”赵云澜一把抢过林静手里的单反:“这个镜头可贵啊,行啊,林静同学,这不是挺富裕的嘛。”

“不是,老老老老大,”林静看他一只手把单反翻过来倒过去的,一颗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伸出手想要拿回来:“这可是我大半年的积蓄啊,您可轻点……”

“你工资都谁发的啊?跟我客气什么。”赵云澜打开他的爪子,眼睛滴溜溜一转,计上心头:“先借我用用啊。”说完转身拎着就走。

“老大!老大!老……”

哀嚎被毫不留情的无视,林静泪流满面,尔康手伸的老长目送他刚得的宝贝跟着老大夺门而去。

 

孙子兵法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首先就是要打入敌人内部。

还偷拍?

笑话。

自己家的老婆,明目张胆的拍,看谁敢说个不字。

 

为了隐藏身份,赵云澜特意戴了个鸭舌帽,脖子上挂着单反,鬼鬼祟祟的在龙城大学大门口晃荡,试图蒙混过关,结果被火眼金睛的门卫大哥揪了个正着。

“又是来拍沈教授的?”门卫大哥看着他手里的单反,唰唰唰三个白眼翻过来:“我说你们这些记者啊星探啊什么的烦不烦啊?都说了多少次了沈教授不会和你们合作的,别干涉人家个人隐私行不行啊?”

这些苍蝇真是蹬鼻子上脸了,这是得有多疯狂能让门卫大哥都发飙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气的赵云澜一把掀了头上的帽子,潇洒的从怀里拎出来证件往门卫大哥面前啪嗒一甩,特别调查处办案,需要便衣侦查,然后在门卫大哥友善的目光中恨不得横着走进了校门——

看咱,就是这么理直气壮!

之前龙城大学发生的案子让赵云澜对路线驾轻就熟,早就把沈巍的课表烂熟于心的赵处长迅速找到了沈巍上课的教室。

……哇哦

赵云澜无声的咧了下嘴,这么大阵仗?

好端端一个宽敞的大教室是人满为患,大夏天的也真是不嫌热,空调把自己吹断气了都拯救不了这么多人的热量,或者说是热情。

整个教室雌性荷尔蒙泛滥,大的小的乌央央的连过道都挤满了,动作不用训练那都叫一个整齐。沈巍面朝台下授课,众人集体星星眼,沈巍写板书,手机齐出没,点拍摄键的手指神之抖动,手腕像是蛇一样把手机迅速摆出百种不同角度,瞬间不知道完成了多少张照片的拍摄工作,而在沈巍转身的一瞬间,这些手机就能消失的一干二净。

……这得是单身多少年的手速啊。

赵云澜为了能在门口看到沈巍就已经需要挤在一群女性中间了,球状软肉不时挤在他的手臂附近。这要是个直男,怕是已经感觉身处天堂,可惜他赵云澜是个弯的,现在还只为一个人发^w^情,所以完全是无效攻击。

怜香惜玉?不存在的,全是觊觎我老婆美貌的大尾巴狼。

课间铃声突然响起,沈巍瞬间被各怀鬼胎上前问问题的围得水泄不通。

其余众人看看这架势估计没机会挤进包围圈了,就开始P图发帖或是四处闲聊瞎看。

“诶哟,活久见啊!”赵云澜正眼冒怒火的看着被莺莺燕燕包围的根本不见人的沈巍方向恨得牙痒痒,就被一只手重重的拍在肩膀上,骨头差点没折了半根:“这居然有个沈教授迷弟!”

赵云澜吸着冷气回头看,一体重肯定不下200斤的大姐笑的眼睛都埋肉里了:“这还带着单反呢,准备充分啊。”

这个够味儿啊……

赵云澜僵笑。

“不过你的准备算是白费了,”胖大姐非常自来熟,大嗓门已经絮叨开了:“沈教授呢教学严谨,要求大家认真听讲,上课手机都不让玩的,更别提你这么大的单反了。”

赵云澜低头看看手里的单反。

“哎大姐我可最见不得你们这种怀春小男生难过,都是好姐妹,能帮都帮一把,”胖大姐一看赵云澜低头,以为他瞬间情绪低落,了然的的揉了一把他的头发,转身大手一挥:“姐们,来给我们的稀有物种让个好点的位置,沈教授是大家的,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赵云澜一咽口水张嘴就想吐槽,谁怀春小男生啊,不是,谁是你好姐妹啊,不对,什么叫沈教授是大家的啊,喂喂你家卖好迪洗发水的吗?一时真不知道从哪吐槽起合适,一句话没说出来就被胖大姐推着加入了“乌合之众”,居然还真有人给他让了个不错的位置。

这打入敌人内部意外的很顺利嘛,不如顺势勘察一下敌情,发现弱点,一网打尽。

“诶我说,沈教授迷弟你还是我见的第一个,”旁边的小姑娘已经和他聊上了:“你什么时候开始迷上沈教授的?”

“……”赵云澜眼中精光一闪,肩膀扭了几下,一幅忸怩之态,赧然的小声说:“就……就龙城论坛那个帖子嘛……真的是,真的是一见倾心,再见误终身了啦……”

“诶,一看就是同道中人。”又是好几个小姑娘围了上来:“当时我看到沈教授的照片的时候也是,那种击中心脏的感觉,再看我男朋友,瞬间索然无味啊。”

“对对对,沈教授这种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美貌,真真是让人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啊。”

本来就已经够热了,赵云澜这稀有物种又被各种好奇心旺盛的女人们团团围住,只觉得空气稀薄,汗流浃背,脸红的和猴屁股一样。

“诶哟脸都红了,”不知道是谁戳了赵云澜一下,语气各种揶揄:“脑子里都想些什么呢?”

“怕不是沈教授的宽肩窄腰,优秀的肱二头肌吧!”身边的女生顿时挤眉弄眼的笑成一团。

赵云澜已经可以隔着她们的脑壳看到里面的黄色废料了。

一个个的都是拿着显微镜看沈巍的吗?都包那么严实了怎么看看出来的优秀的肱二头肌啊?拿个粉笔都能看出来吗?

上课铃适时的响起把沈巍从人堆里解救出来。

沈教授依旧语调平稳,表情礼貌,一丝不苟,泰然自若,仿佛讲台下面都是萝卜白菜,统统一视同仁。

可是有人不甘当萝卜白菜,偏要当万绿丛中中最风骚的一朵玫瑰花。

单反的咔嚓声响起来的时候,还伴随着刺目的白光。

……诶哟我去,忘记关闪光灯了。

身高胳膊长的赵云澜同学就这样双手高举着单反相机僵在了当场。

沈巍的目光移了过来,然后赵同学的双手缩了回去,眼睛左右闪躲了几下,露出一个傻笑。

沈巍的眼角抽搐了一下,太阳穴旁的青筋跟着不动声色的跳了一下,手里的粉笔咔嚓一声断成两截。

就在赵云澜要成为全班怒视的焦点的时候,沈巍的声音冰冰冷冷的给他解了围,继续讲课,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赵云澜感觉温度骤降。

不过……妙啊!

于是在沈巍又一次有意无意的往赵云澜这边看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赵云澜噘着嘴隔空给他来了个飞吻。

“咳咳……”沈巍被口水呛了一下,耳朵尖红了。

再次余光瞥到时,赵云澜用手指给他比了个心然后比枪冲他发射。

哗啦,粉笔盒翻了。

再再次不经意扫过时,赵云澜双手捏着棒棒糖,用舌头及其煽情的舔了一圈又一圈。

——“沈教授?你的公式好像有个字母写错了。”

——“……哦,谢谢。”

赵云澜内心笑疯了,表面上憋笑到扭曲,抬头纹和眼角褶子一样深,嘴咧的牙能露出来十颗。

这一节课,赵云澜各种放浪形骸,反正所有人注意力都在沈巍身上,自己无所畏惧。

而沈巍这一节课,错漏百出,严谨形象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迷妹们议论纷纷,效果让赵云澜极为满意。

下课铃响,赵云澜起立准备去找沈巍回家,谁知道瞬间被蜂拥的迷妹军团冲的七晕八素,而沈巍呢,看都没看赵云澜一眼,直接收拾东西从正门走出去了。

赵云澜一看这好像玩过了,大美人生气了,心里又有点小忐忑,赶紧冲进拥挤的人潮奋力向沈巍游去。

迷妹们的同情心泛滥了啊!

一向沉稳的沈教授一定是家里出了什么大事才如此心神不宁,就算出了事也要坚持给她们把课讲完再走,太感人了啊!

所以就算问不出个所以然也要向沈教授表达谢意啊!还有比这更合适的混脸熟理由吗?

于是迷妹们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往沈巍身边凑,过道里都是人,赵云澜随波逐流,被挤的恨不得使出一个阴兵斩开路。过道里空调更加不济,真的是难以呼吸,赵云澜中午没有吃饭,此时热气伴随着汗味,更是觉得恶心想吐。

就在终于快到沈巍身后的时候,赵云澜一眼看到有人趁乱偷偷的摸了一下沈巍的手,而沈巍也立刻触电般的缩了一下,眉毛轻轻的拧了起来。

靠!

赵云澜怒了,彻底怒了,血气直冲头顶,就想把那只摸了沈巍的咸猪手给砍了。他不管不顾的往前冲,想要冲到沈巍身边拉着他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结果情绪激动导致他眼前一黑,脚一软绊到不知是谁的脚就往前摔去。

而人群里摔倒真是再糟糕不过了。

赵云澜眼前还是黑的,迷迷糊糊看到的晃动影子也都是人的脚,身上一瞬间就挨了好几下踩,有一下还是在头上。他鼻子直接磕在地上,眼泪疼的瞬间涌了出来。

这他^w^妈叫什么事啊。

赵云澜的怒火都转化成委屈,一瞬间有点控制不住。

你们干什么!

沈巍的怒吼让所有人停止了动作,赵云澜倒下去的一瞬间让他心跳都跟着停止了。

风度什么的统统被他抛到一边,随意的推开挡在身边的人,快步扑到地上把赵云澜揽到自己的怀里。

“赵云澜!”他把面朝下的赵云澜翻过来,就看到一脸的血,沈巍吓得脸都白了,眼睛里瞬间布满了惊慌:“赵云澜你感觉怎么样?”

沈巍用一只手把赵云澜固定在自己的臂弯里,另一只手从兜里摸出手帕小心翼翼的给他擦脸上的血。

赵云澜的眼前终于清净了,伸手抹了一把鼻子,看到满手的血,又捏了捏自己的鼻梁,确定没有骨折,只不过血流的那叫一个奔放,沈巍的手帕一下就染红了一片。

沈巍眼睛都红了,赵云澜的眼泪混着血往下流,生生要把他心疼死。

都疯了吗?没看到有人摔倒了吗?”已经被一向温文尔雅的沈教授突然发飙吓的呆立当场的众迷妹又迎来了沈巍又一轮怒吼轰炸,羞愧和惊吓让不少人眼圈直接红了。

赵云澜有点看不下去,说到底也是自己作的死。

他伸手抓了抓沈巍的袖子,沈巍一秒回过头,就看到赵云澜红着眼眶流着鼻血咧嘴露出一个丑爆了的笑容: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沈巍的气硬生生被憋在胸口,发火也不是,哭笑不得也不是,嘴唇颤了两秒挤出来了句:

“……我带你去医院。”

他慢慢把赵云澜扶起来,一手揽着他的腰,一手帮他按着鼻子。

赵云澜趁机把头靠在沈巍肩上,脸埋在沈巍脖子旁边,小声和他咬耳朵:“我没事,我们直接回家好不好?”

就赵云澜现在这可怜巴巴的样子算是吃准了沈巍的软肋,沈巍根本说不出一个不字。

两人搀扶着走了两步,沈巍想起来了什么一样回头看了依然安静如鸡大气不敢出的迷妹团一眼,眼神里哪还有半分平时的温柔,像是一把带着寒气的刀满满的都是敌意和怒气:

“请大家以后不要干涉我的个人生活,也不要私自将我的照片通过任何渠道发布到任何地方,再有这种现象发生,我会选择诉诸法律。”

黑老哥霸气!

赵云澜直到被塞到出租车后座上时,手指和脚趾都没有放下拇指,坚决维持点赞。

够坚决,够果断,斩魂刀直接秒杀一切妖魔鬼怪。

——这样的沈大美人……还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啊……

鼻血还没止住的原因,似乎已经不太明了。






评论 ( 25 )
热度 ( 1213 )

© 聆泠_懒萌懒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