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泠所有文の聚集地|本人是个脑洞很大的逗比|只写耽美|很喜欢次肉但是自己码肉总是很费力|

【Gramander】Blessing In Disguise 07-08

!!Graves/Newt

原著设定/HE

小更一发,部长心中的Newt和Newt心中部长。

附上一张部长内心图


正文

Dear Theseus:

许久未见,不知道你最近过的怎么样?

我写这封信是想询问一些关于令弟Newt Scamander的事情。如你所知,他最近又来到了美国,带着他那个装着‘神奇生物’的箱子。

我有幸见过令弟两面,他为我们追查生物走私案提供了重要的帮助。

他是个很有趣的人,不知道你是否愿意为我提供关于他的更多信息呢?

                                                                                   Percival Graves


07

Graves回到公寓的时候,外面的雨已经停了,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水汽的味道。

距离上次见到Newt已经有几天的时间了。

Graves走到桌子旁坐下,摊在桌上的册子翻到最后几页。

手指轻轻抚摸着它已经微微有些泛黄的纸页,Graves嘴角浮现出一个笑容。

它是无价的珍宝。

 

那天Newt带着它出现在他的门口时,Graves着实吃了一惊。

“看来我没有找错。”青年抬了抬手里的纸条,那是Graves为了方便Newt可以随时找到他给他留下的地址。

Graves侧身让开,示意请Newt进门。

“哦,不了。”Newt慌忙去掏他的口袋,从里面拿出一本牛皮手记递给Graves:“很抱歉我没有带来更多的书,这是我最初的笔记,里面有书里的全部内容,如果你想愿意。。。”

“当然。”Graves稳稳的接过了那本手记:“我十分愿意拜读。”

“那就好……太好了。……我先走了。”Newt飞快的转过身去,蹬蹬蹬的跑下楼梯,快得甚至没来得及让Graves说出一句告别。

Graves站在门口愣了一会,拿着那本手记有些哭笑不得。

突然的出现在门口,把自己最珍爱的手记像烫手山芋一样扔到自己怀里就飞一样的逃走了。

真是个奇怪的孩子。

Graves这样想着,把那本书放到桌子上,和那些他今天偷偷从魔法部带回来的、关于Newt的所有资料放在一起。

 

Graves想知道更多关于Newt的事。

他通过各种途径寻找Newt的资料,侧敲旁击的从Tina口中得知他的消息,甚至给Theseus写信,却没想到Newt会愿意亲自展现给他。

如果说之前Graves对于Newt的感情更多的是感动和愧疚,在他翻开那本手记之后,这份感情就已经更多的变成了对Newt璀璨的灵魂近乎渴望的热爱。

那不仅仅是一份记录,那更是一个恢弘的世界。

奇兽们在里面玩耍,故事在其中生根发芽,各个国家的风土人情水乳交融。而Newt就站在他们中间,一笔一划的将这个世界呈现在他的面前。

他忽然明白了那时Newt为什么会慌乱的逃开。

他一定是鼓足了勇气来交给他这份手记,因为同时交出的是他的精神世界,是Newt不擅用言语表达的那颗玲珑剔透的心。

 

Graves近乎痴迷的翻看这本手记,去琢磨其中的每一字每一句。

他被那些神秘的、惊为造物主天赐的异兽所吸引,更被Newt收服它们所体现出的勇气和智慧所折服,他能无比真实的感受到青年那鲜活的、意气风发的生命。

Newt内敛的性格就像一只壳,将他璀璨的光芒收掩其中,令人难以发觉。

 

Graves喜爱这本手记,它成了他每天工作之余的必修课,而阅读它成为了他每天最快乐的时光。尽管它一点也不如出版的书那样工整,布满了Newt涂写的批注,但它上面记载了书里所没有的、Newt满溢的情感。

Graves从字里行间都能看得出Newt对这些生物的热爱,那些时而潦草时而工整的字迹就像是Newt坐在那里跟他讲述他起起落落的心情。有时纸上会沾着点血,那里讲述的一定是一只凶猛的动物,有时Newt会在动物名字旁边画一个圈写上可以做为礼物,还有时可以有幸欣赏到他画的动物草图。

只有一次,Graves在那页笔记上看到泪水晕开的痕迹,Newt的字迹因为激烈的情绪而带着颤抖。Graves可以感受到他那时的愤怒和悲哀,为那个生命最终终结在八岁的小女孩。

“……我留下了她的默默然,希望可以从中找到些什么能够拯救那些无辜的默然者。”笔记中这样写道:“这样悲惨的事情我不愿再经历第二次。”

默然者,这让Graves想到那个被Grindelwald催化的少年。Newt终究还是再一次亲眼看着默然者的生命消逝在他的面前。

Graves轻轻的叹息,不知道这件事留在Newt心里的伤痛,是否随着这半年时光的流逝逐渐消散,还是如他一般,夜夜惊扰于噩梦的侵袭。

 

手记最终在这一天晚上翻过了最后一页。

Graves却没有看的那个世界里的Newt的告别。

青年似乎还是站在那里,似乎还有更多的话没有说,更多的故事没有讲完。

Graves看着他水晶般浅绿色的瞳孔,仿佛听到他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他在询问,带着一如往常的拘谨。

——你愿意进入我的世界吗?

 

 

 

08

箱子里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

尽管Newt手脚麻利,但是要照顾的动物太多,一不留神好几个小时就溜走了。

等到他最安抚完那只新加入的威尔士绿龙幼崽,照看它乖乖睡去,爬出箱子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Newt小心的把箱子的锁扣好,活动了一下累的有些酸痛的四肢,伸手把窗户推开。

夜风清凉的吹进来,窗帘跟着翻卷了一下,边角掖到了一旁挂着的大衣口袋里。

Newt探着手把窗帘揪出来,口袋跟着动了一下,里面空荡荡的。

笔记已经不在那里了。

Newt的眼神闪烁了一下。

他侧身坐到窗台上去,一只腿的膝盖曲起来,手肘随意的搭在上面。

护树锅罗从他的马甲口袋里爬出来,跳到他的手背上,顺着Newt的视线看向街的尽头。

“嘿,Pickett.”Newt小声的和它打了个招呼,声音隐隐透出些疲惫。

Pickett抓着Newt的手指想要和他玩闹。

“我有些累了Pickett,陪我在这安静的呆一会好吗?”Newt的目光落在远处那个街角拐弯的地方。

Pickett还在努力扳动他的手指,见他不理,又去扯他的袖子。

Newt有些无奈的弹弹的它的小脑袋,把它放到自己的肩膀上去。

沿着那个街角转个弯,再走过两幢楼就是Graves的公寓。

 

离他上次见到Graves已经有三天了。

Newt在窗边偶尔会瞄到路过的Graves黑白翻飞的衣角。

他真的会看他的笔记吗?

Newt有些忐忑,却又更多的有些期待。

“我觉得他或许是不同的,Pickett。”Newt说道,护树罗锅却只是不明所以的歪了歪头。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月光下Newt的影子孤零零的落在地面上。

“我不知道,这种感觉很奇怪。。。”他更像是自言自语的呢喃:“他不把我当做一个怪人,他相信我,甚至……体谅我,像我一样去关心你们。”

Pickett攀着他的耳朵爬到他的头上,又滑到他的肩膀上。

“而我表现的真的很糟糕。我的玩笑很糟糕、我给他手记的时候糟糕的逃跑了,哦老天,我还糟糕到居然跟他提及Grindelwald。”Newt揪住自己的头发,懊恼的叹了一口气。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觉得他或许能……理解,”Newt泄气的垂下头。

沉默了一会,他又突然模糊的问了一句:“……你说他会吗?”

 

Newt的问题没人会回答。
Pickett用树枝碰了碰Newt的脸,然后又钻回了他的口袋里,自顾自的玩了起来。

Newt把下巴窝在膝盖上的臂弯里,怔怔的出神。

夜风吹着外面的树叶沙沙作响,直到Pickett似乎玩的累了,呆在口袋里没了动静,Newt这才觉得有些冷。

就在Newt跳下窗台准备关上窗户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敲门的人很有礼貌。

第一次是扣的很轻两声,顿了两秒,稍微加重了力道继续敲了三声。

Newt下意识的拿起了魔杖,小心的走到门口。

“Hello?”

门外的人的声音不大,却足够让Newt听的清晰:

“Hi ,Newt . It's Percival Graves. ”

 


评论 ( 13 )
热度 ( 198 )

© 聆泠_懒萌懒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