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泠所有文の聚集地|本人是个脑洞很大的逗比|只写耽美|很喜欢次肉但是自己码肉总是很费力|

【楼诚】铜墙铁壁(末世AU)(2)(小污预警)

他们,她们,不论何时何地,只要在一起,就是铜墙铁壁。——题记。


(本期碎碎念:_(:з」∠)_病已经在康复中啦,因此积攒了几天的字数终于更出了一章~前情走→第一章戳我 。本章概要:天台CP感情初露端倪,楼诚模范夫夫浴室play,被哥哥们欺负的小明还有老师疼嘛。)



正文:


铁林开车载着阿诚离开黑市,路上经过政府大楼的时候阿诚不留痕迹的瞥了一眼,明楼办公室的灯已经灭了。


政府大楼位于76街区的正中央,隔着两条街就是黑市,营养剂加工厂、军火厂和食品厂呈三角形围绕在它们周围,再外缘才是从里到外、地位由高到低紧密排列着的居民区。最无反击之力的普通人就住在离边防带不远的地方,一旦发生丧尸突袭的意外,最先受难的就是他们。


“阿诚哥,还是老地方呗?”铁林轻车熟路的开进军火厂,冲着后视镜向阿诚挑了挑眉。


阿诚点头。


车子开进车库,两个人却没有立刻离开,阿诚锁好车库的大门,在隐蔽的墙角按了按,打开了一道暗门。


“说实话,每次走这路我都感觉背后发凉,”铁林举着蜡烛跟在阿诚后面努努嘴:“反正下面都通着电,什么时候在这放几个灯也行啊。”


“光是维持下面的设备供给就不知道花了多少钱了,在这修灯?”阿诚回头白他一眼:“你要是有那个闲钱都不如去资助几个平民。”


“……不过阿诚哥你们也太厉害了点,”铁林道:“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地下建了这么个地方,谁能想得到咱们军火厂其实和食品厂还有明长官有联络啊。”


“这还是多亏了大哥的先见之明。”前方已经隐隐透出些光亮来,烛火映在阿诚的眼眸中微微闪烁,他却又突然笑起来:“你是不知道明台知道我们让他用异能挖地道时候的表情,真是这辈子都忘不了了。”


“好歹是个以一顶十的土系异能者,”铁林走到前面验过指纹后替阿诚拉开门:“挖地道这种事怎么说也是大材小用了。”


 


这是一座隐匿于76街区之下的秘密研究院,而它的主人正是明楼。当时明楼和阿诚还在法国,tas病毒刚刚开始蔓延,一些地方开始出现数例高烧后迅速死亡并且变异咬人的病例。政府为了防止造成骚乱封锁这些消息并且严禁外传,法国大部分民众都只能得到一些相关的流言蜚语,一笑置之了。一个自发组建的科学家小组发现了不对的势头,敏锐的觉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登报通知群众注意并且警告政府其严重性,可是没有人相信他们的“一派胡言”,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流行病。而政府也以造成社会骚乱为由勒令撤销他们在报纸上的文章。科学家小组认为应该向民众公开而政府希望秘密解决,最后因为争执谈判破裂,政府一举断绝了他们的研究资金来源以及信息的获取渠道,让他们变得口说无凭。


明楼起初也是不信的,然而在阴差阳错看到了报纸上的报道,仔细思索后便觉得这极为可怕,需要引起重视、迅速做出反应。既然无力和政府抵抗,那么至少应该努力保全自己的家人,明楼立刻联系了这个科学家小组,并且和他们谈好了条件带着他们的家庭一起回到了中国,迅速的在末世到来之前做好了一切能做的准备。这个研究室也就是在那时候就开始秘密筹划建造的,待他们的异能激发了之后就更加快了它的完成速度。而当这个科学家团队的成员陆续激发出使智商大幅度提高的精神系异能的时候,这间研究室的作用也才真正的展现了出来。从此科技的进步速度已经不再是任何人能想象到的,甚至可以达到日新月异的地步,而明楼等人异能的科学提高方式以及专用武器的开发也在不断的进行着。


“哟,阿诚哥,铁公子。”明台正好在门内坐着,见他们进来就站起身打招呼:“难得半个月才能见一次,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了好一会儿了。”


“明少爷,”铁林笑呵呵的拍了拍明台的肩膀:“这不是和梁仲春那个老狐狸吃了顿饭嘛。”


阿诚饶有兴趣的抱了手臂看窗户里面打的酣畅淋漓的两个人:


“大哥又和疯子打上了?”


“他们俩都打了半个多小时了,”明台耸耸肩:“我看不到一个小时出不来。”


“一会咱俩也来一局,”阿诚冲明台一笑:“先去看看他们两个的数据。”


“得了吧阿诚哥,你也知道土系异能的破坏力,”明台瘪嘴:“在这我又施展不开,不得被你按着打啊。”


“就是要练你的控制力和精准度,”阿诚左右活动了一下身体:“好久不动了,这个月还要上战场呢,正好预热一下。”


“正好我一会也让瓦格纳先生帮我检查一下有没有进步。”铁林跟着还在哀嚎的明台一起走到旁边的一个房间里去。


威廉·瓦格纳,在科学家小组中负责研究异能者异能进化,此时正在分析明楼和王天风的表现。


阿诚拿着瓦格纳递给他的资料直接翻到最后的结论,却是稳定两个字。


“两个人最开始的一段时间异能发展的非常快,”精神系异能让瓦格纳轻而易举的学会了中文,他感受到阿诚的疑惑,解释道:“现在的速度明显放缓,处于稳定阶段。但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趋势,最开始突飞猛进其实是战斗过程中对异能的不断掌握和熟练,这段时间的稳定期可以让他们更好的考虑如何灵活的运用。”


“有没有可能是因为最近战斗的次数明显下降,外界压力降低造成的?”阿诚皱着眉问。


“不排除这种可能,”瓦格纳点点头:“但是更多的我想是在积累,所谓的量变促成质变。”


“……您是说进阶?”


“之前也有遇到过比普通丧尸更为强大的丧尸,我们将其定义为二级丧尸。”瓦格纳盯着监视屏上动作利落的两个人:“我想,异者能应该也该是可以进阶的。”


这无疑是个好消息,阿诚从明台和铁林脸上都看到了掩饰不住的兴奋。


“怎么,有动力了?”阿诚揉了一把幼弟的脑袋,到底还是个孩子,什么都写在脸上:“还不快去换衣服。”


“一会我可不会让着你。”明台转身进了更衣室,嘴里半点不饶人:“输了你可不许向大哥告状。”


阿诚耸耸肩,倒不知道是谁每次输了都好像被他欺负的多过分一样。


训练室的墙是特制的,强度极高,很难破坏,每次在训练时要换上的防护服也能抵抗住小幅度的异能攻击以免他们会受到伤害。铁林到去另外的房间测试力量指标,阿诚和明台则一前一后的进了训练室。


明台小孩子心性,打了两下就被激起了血性,专心致志的对付阿诚的攻击。训练室内为他准备的土有限,而阿诚靠着手里的打火机把火元素运用的灵活自如。明台必须准确地将土元素严密的平铺在自己面前才能抵抗住阿诚强硬火舌的吞噬。明台聪明,总是努力寻找阿诚异能使用的空隙尝试攻击。


如果说明台是以守为攻,阿诚则是以攻为守,火系异能在防守上处于弱势,一旦让明台得空攻击了过来理应就很难防御,可是他身轻如燕,灵巧的左右躲避竟也是凭借着非异能的身体素质将防守做得滴水不漏。


和阿诚的游刃有余比起来,明台相对狼狈了许多,但仍是努力的撑到了40分钟一场训练的结束,这在整个76街区也已经称得上凤毛麟角。


“阿诚哥,你别看现在是平手,那是因为我被局限在这个小房间里。”明台一边走出训练室一边叫嚣:“要是到了外面你说不定就打不过我啦。”


阿诚笑笑不说话,倒是一直在外面观战的明楼一句“阿诚让着你”给明台堵了回去。


明台愤愤不平的要反驳抬头看到王天风一脸平静,立刻就知道明楼说的是事实,而不是在故意激怒自己,不由得面红耳赤起来。


阿诚是明楼一手带出来的,他是王天风一手带出来的,但是他却被阿诚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比起心里的不服气,倒是觉得自己给王天风丢脸了更为难受些。


阿诚见明台一脸沮丧有些于心不忍,正想着安慰这个好强的小少爷两句,却被明楼揽了肩膀说要回屋洗澡去了,留下低头抿着嘴的明台在王天风面前不好意思的盯着脚尖。


为了方便训练,研究所里也都有明家人各自的房间的,明楼和阿诚从法国回来就跟家里坦白了恋爱关系,现下住在一起倒是节省出了一个在明台旁边的房间供王天风使用。


“愣着干什么?一身臭汗,还不回去洗澡?”王天风扇了明台的头一下,带头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明台赶紧跟上王天风的脚步,不时抬眼小心翼翼的瞅瞅王天风,欲言又止的好几回才终于呐呐道:“老师,我……”


“嗯?”


“我……”


王天风停下来皱了眉呵斥道:“有话就说话,婆婆妈妈的像什么样子?”


“是!”明台下意识的挺直了身板,垂着眼睛不敢看王天风,别别扭扭的说:“……对不起,给你丢脸了。”


明台的耳朵都红透了,眼睛快速的眨着,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一副做错事小孩的样子。


王天风冷哼一声:“算你的眼睛还没白长,能看出来自己和阿诚的差距了?”


明台的手指缩紧,紧紧的攥成了拳头。


“知道不足就给我努力去练。整天想着怎么和于曼丽出去玩不如好好想想怎么训练能让你在战场上多喘几口气。”王天风毫不留情的数落他:“以后别再跟我说这些废话。”


“……”明台的头更低了一些。


“听到了没有?”


“……是!”


明台跟着王天风慢慢的走向自己的房间,因为心里的忐忑脚步都放的很轻,走廊里只有王天风有力的脚步声清晰的回荡着。


王天风的房间先到了,他毫不犹豫的开门进去,明台在门口停了一下,见王天风已经在关门了,就有些黯然的迈步走向自己的房间。


“……阿诚比你年长,接受训练的时间也比你长很多,”王天风的声音从明台背后传来:“土系的异能只有在实战中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你的提升空间还很大。”


明台回过头去看,王天风却已经把门关上了。


……老师这是在……安慰他?


明台在原地愣了许久,回过神才发现整个脸都在发烧,全身充满了难以言状的喜悦,原本的丧气一扫而光。


“老师,我以后保证每天五点就起来训练!”少年血气方刚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带着丝毫不加掩饰喜悦。


王天风换衣服的动作一顿,隔着门瞪了明台一眼。


少不更事,尽说大话,不留半分余地。


真是还欠教导。


王天风转身朝浴室走去,自己都没有发现嘴角隐含的笑意。


 


“明台还小,你该多鼓励他。”阿诚被明楼扯进屋里,有些无奈的瞅他一眼。


“翅膀硬了,都敢瞒着我们进军统了,”明楼哼了一声:“你还把他当小孩子?”


阿诚知道他还在因为这件事耿耿于怀,笑笑便转移话题问道:“铁林呢?”


“做完测试就火急火燎的回去了,”明楼回答道:“他太太不是怀孕了,急着回家照顾呢。”


“铁林是个顾家的。”阿诚把汗湿的上衣脱下来,准备去洗澡。


“我和你一起。”明楼见状也随手扯了扣子,他和王天风训练完便去看阿诚和明台了,还没来得及洗澡。


“你倒也不嫌挤。”阿诚却也没有拒绝。


明楼一边脱衣服,一边道:“你发现没有?明台和疯子之间有事。”


阿诚一愣,回想了一下明台之前的表现:


“你是说……”


“他长到这么大还头一次如此在意一个人的感受,”明楼和明诚拎着浴袍走到浴室,毫不尴尬的坦诚相见:“你知道他向来是大大咧咧的性子。”


阿诚想了想倒真觉出几分这样的意思来。


“我估计明台自己都没意识到,”明楼伸手开了花洒:“这事最好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压下去,王天风可不是什么靠谱的人。”


“感情的事谁也说不准,”阿诚挤了洗发露在手里揉开然后给明楼洗头:“他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去。”


明楼知道他是在影射他们之间的事,不由得叹了口气:“大姐要是知道,怕是要生大气了。”


“大姐是明事理的人,”阿诚的手指轻柔的按压着明楼的头皮帮他按摩:“我们的事大姐最后不也是答应了。”


“你这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明楼舒服的闭上眼睛:“当初我们在小祠堂跪了两天两夜,差点被饿死。要不是后来丧尸潮爆发,怕是腿都要跪断了。”


“反正大姐那会是一道难过的关,不过那也都是他们的事,我们多思无益。”阿诚帮明楼洗完才又挤了洗发露洗自己的头发,长长的睫毛上沾了一小块泡沫,随着呼吸一动一动的煞是可爱。


“我今天见到徐天了。”明楼伸头把那几个泡泡吹开。


“感觉怎么样?”


“聪明人。”明楼顿了顿:“放在对的位置上有巨大助益,而放在错的位置上怕是会作茧自缚。”


“大哥觉得应该放在什么位置上?”阿诚把头上的泡沫冲干净,抬眼看明楼。


“他既有出众的才华,又不愿意上战场。”明楼道:“在你身边最合适不过。”


“你是说让他在我去前线的时候接手军火厂?”


“你虽然名义上是跟去赚晶核,但是一旦军火厂有什么大事被人暗中捣鬼,凭铁林是应付不过来的,”明楼说的条条是到:“徐天心思缜密,这个位置适合他,而铁林的肌肉强化异能跟在我身边也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明长官这是想从我这挖墙脚啊。”阿诚自然是明白的,徐天不是个能轻易掌控的人,明楼把他的好兄弟铁林带在身边也是为了提防他,就算是同党,防人之心也不可无。何况徐天是个太聪明、弱点也太明显的人。


“不是挖墙脚,是等价交换,”明楼一笑:“不知道阿诚先生愿不愿意做这笔生意了。”


“那当然是要看我能得到什么好处,”阿诚对外和明家断的干干净净,就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就算汪曼春知道他曾经受到过明家的恩惠,阿诚也已经以提供给明楼一批军火和明家两清了,现在谁不知道阿诚是半分也不肯让利给明家,甚至都不愿意用原来的姓以撇清和明家的关系,就连铁林第一次知道的时候都花了半个月才算彻底接受了楼诚二人实际是情侣的事实。此时互相用官腔称呼着倒也让阿诚感觉有些有趣:“要是能得到明长官一个人情倒也不亏。”


“阿诚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明楼沾了香皂泡沫的手在阿诚身上游走:“敢和大哥谈条件了。”


阿诚在明楼说要跟着一起洗澡的时候就已经料到这人没安好心,此时便也由着他四处点火:“嗯……还不是大哥教导的好……”


之后走→微博


不老歌



评论 ( 22 )
热度 ( 129 )
  1. 红心聆泠_懒萌懒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待评

© 聆泠_懒萌懒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