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泠所有文の聚集地|本人是个脑洞很大的逗比|只写耽美|很喜欢次肉但是自己码肉总是很费力|

【楼诚】清茶与醇酒(ABO)(一)

  给我茶去改变我能改变的东西;给我酒去接受我无法改变的东西。

——王凯

写在前面:

凯凯这句话让我感受良多,也给了我写这篇文章的灵感。阿诚就像一杯清茶,不论在何等污浊腐臭的环境下,他都像一抹淡淡的茶香萦绕在大哥身边,涤荡掉那些污浊的空气,给大哥一片洁净的心田。而大哥就像陈年的佳酿,他爱的人可以同他一起享受那一份时间沉淀下来的醇香甘甜,而他的敌人会迷醉在那份香气中而被酒中暗藏的蛇毒直取性命。清茶与醇酒,青瓷与毒蛇,最好的搭档、完美的互补。

(碎碎念:其实你只是觊觎阿诚哥的美色想这样那样他,为何要把一篇小肉文说的如此高大上^(* ̄(oo) ̄)^!)

私设有、原剧向有、肉有、包子有、撒糖专业户、亲妈、雷者勿入。

正文:

 

1939年的上海是一个四处弥漫着无声的硝烟的大染坊。这里聚集着不仅是全国各地,甚至是世界各地的各怀着不同心思的人。有些人想要趁着世道乱、管理不严狠狠地捞一笔;有些人想要在乱世中苟且保下家里的一方净土不受战火的牵连;也有些人,为了国家和信仰不顾生死的奋战在或阴暗或明亮的战场上。

  然而不论是战争或是和平,上流社会的样子似乎总是一成不变的。就像现在这个酒会一样,一眼望去全是强大的alpha们,他们的身材、他们的气息、他们的样貌、甚至他们的表情,都是天生的高人一等、百里挑一。

  明诚拿着手里的香槟小口的抿了一下,挪了挪身子让自己在柜台上靠的更舒服些。虽然他不过是一个beta,但跟在明楼身边这么多年,类似这样高等酒会的场合倒也是都见得腻了。

  明家也算是上海有名的家族,家里姐弟三人都是alpha,可谓是权钱皆有,血统尊贵,惹的不少生了beta的家族都眼红不已。明诚作为明家的管家,跟了明家的姓,也就成了姓明的里面唯一一个beta,好在他的能力在beta中也算是翘楚,倒不算丢了明家的脸,反而是大哥大姐待他如亲弟弟一般的态度让其他beta都艳羡的紧。不过这beta身份带给明诚的苦楚,倒是旁人或许体会不到的。

  明楼和汪曼春正在舞池中慢慢的踩着舞步,就像之前的每一场舞会一样。明诚端着酒杯微微的出神,最近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一般,组织上并没有什么任务,两个人的伪装生活也风平浪静,让明诚也算是忙里偷闲,稍微放松了下,这才胡思乱想了起来。

明楼和汪曼春两个人的感情也算是人尽皆知了,大姐棒打鸳鸯的名声也是这么来的。不过一个优秀的alpha应该找同样优秀的omega结合才会孕育出优良的后代,上流社会这更是潜在的铁律,就算汪曼春再怎么喜欢明楼,凭她alpha的身份明镜就完全有理由不让她进明家的门。

  当然更别提beta了。

  明诚和明楼在一起很久了,久到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决定和明楼在一起的,两个人的感情自然而然的在一起度过的年岁中积累、生根、发芽最后结果。在明诚的记忆里他们没有所谓的热恋期,在别人你侬我侬、卿卿我我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像在一起过了几十年的夫妻那样,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已经知道对方的心思,甚至无需语言。他全然不会因为汪曼春或是其他的任何人亲近明楼而嫉妒,因为他心里再清楚不过,那不过是明楼在演戏。自家大哥的演技出众,是真是假大概也就只有明诚能看得出一二了。只是默契归默契,只要他还是beta,不论他多优秀,都只能是明楼的秘书,明公馆的管家,弟弟一样的存在。这段感情也就永远只能隐瞒下去,见不得光,更要时刻小心被大姐发现。

明诚和明楼都不知道他们还能瞒多久,拖多久。这段感情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工作忙的时候不会想起它,但在闲下来的时候却会无时无刻不在听到它滴答滴答的倒计时声。

明诚叹了口气,胸口有些烦闷,直起身子在大厅中四处走动,余光秒到阴暗的角落的走廊里两个人在拥抱着亲吻。

总有些人不知道控制酒量,喝醉了就开始控制不住自己要找个人耳鬓厮磨一番。

不过说起来这么多年,两人的感情虽然已经越过了兄弟的界限,可行为却从未越界。明诚的性欲很淡薄,这对beta来说并算不得什么奇怪的事,平日里不停的换着面具伪装已经让他筋疲力尽,在休息的时间做那些消耗体力的事情对于没尝过欢爱滋味的明诚来说也觉得并无必要。不过他是知道alpha的性欲很强烈的,稍微经过omega的挑逗就很容易燃起欲望,但明楼倒从未提及过这方面的要求,两个人最亲密的行为也就点到偶尔一次亲吻而已。

 想到这里,明诚感到耳朵微微的发烫。他不知道明楼在想什么,或许是之前在军校的训练让他可以轻松的控制自己的欲望,或许是自己没有提过他也不好要求,又或许是因为无法承诺给自己什么未来而有所顾虑。可是明诚自己心里清楚,他虽然不会主动,但只要明楼有需求,不论因为什么理由,他都不会想到拒绝。

“阿诚!”明诚回过神来发现明楼在一旁冲他招手,再看酒会大厅里的人已经在各自整理物品准备离开,明诚连忙走到明楼身边把一直跨在自己手臂上的大衣帮明楼穿上。

“……你有事,那我也就不让阿诚送你了,”明楼一边穿上衣服,一边跟汪曼春走到大门口:“夜已经深了,你要早些回去休息,最近76号的工作不多,你更要趁机好好休整一下才好。”

“好的师哥,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了。”汪曼春拉紧了自己手上的皮手套,眼睛笑的眯起,对明楼关心她的话很是受用。

“好。”

明楼目送她走远之后,才动手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而明诚已经把车开到跟前帮他把车门拉开了。

听着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明楼缓缓的闭上眼睛松了口气,明诚听到声音从后视镜担心的看了他一眼。

“大哥,又头疼了?”

“没有,只是有些累了。”明楼揉了揉太阳穴,“这一天啊,也就只有在这辆车上才能放松片刻了。”

“你是可以休息了,我可是还要开车呢。”明诚挑了挑眉毛,对明楼的诉苦置之不理。

“是是是,明诚先生可是劳苦功高。”明楼放下手笑着调侃:“要不要我给你捏捏肩膀?”

“可不敢劳烦明大少爷,”明诚笑着回应:“您这一捏我这车没开好,回去大姐可又要骂我了。”

“这么晚回去,横竖也都是逃不过大姐的一顿责备了。”明楼叹了口气。

明诚耸了耸肩膀不可置否。

车子平稳的开在回家的路上,深秋的夜晚的空气微冷,橘黄的车灯照亮的地方能看到巴掌大的梧桐叶在被风吹落在地面上,四周静谧。明楼靠在车窗旁,呼出的热气把车窗蒙上一层薄薄的雾气,朦胧中可以看到远方闪烁的万家灯火。一直绷紧的神经在这一霎那缓和下来,心里是稍有的静谧安详,他看着座位前那个稳稳的握着方向盘坐的笔直的男人,嘴角勾起温暖的笑容。

年少时牵着自己的手的孩童如今已经成长为和自己比肩的男人,不论是大风大浪还是困境窘途,他明楼的身后,总是站着他。乱世之中,何等幸甚有你。

把车停好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进了明公馆的大门,却出乎意料的发现大厅里灯火通明。

“大哥,阿诚哥,你们回来啦。”明台坐在饭桌旁哧溜哧溜的吃着面条,明镜坐在一边剥着水果。

“明台这孩子,大半夜的嚷嚷着饿了,我就让阿香给他做点夜宵,也顺便在这等你们回来。”明镜抬眼看了看表:“你们也不看看这都几点了,我还以为你们要住在办公室了哪。”

“大姐,应酬嘛。”明楼把外套脱下来递到阿诚手里,陪着笑脸解释道。

“你们啊,一个两个的都天天有应酬,”明镜没好气的看了明台一眼:“明台今天满身酒气的回来,半夜又吵着肚子饿,也不知道出去跟什么人鬼混去了。”

“大姐,我哪敢什么鬼混啊,我这是去见同学了。”明台赶紧吞下嘴里的面条一脸委屈的解释:“这不是好久不见了么,难免会灌我酒,我可是谨记大姐的教诲,能推的都推了,也不算喝得太多。你这么跟大哥说,他可又逮着机会要骂我了。”

“诶你这臭小子,什么叫逮着机会骂你,合着我是故意找你茬了。”明楼一挑眉毛,伸出食指隔空对着明台指了指:“你出去酗酒,还不准大姐说啦?我看我是真该替大姐好好管教管教你。”

“大姐你看,大哥又诬陷我,这连酗酒都用上了。”明台一扁嘴,拉着明镜撒娇。

“好了好了,大半夜的吵什么,明楼你也是的,怎么能这么说你弟弟呢。”明镜话锋一转,又埋怨上了明楼:“他这样子,还不是你这个做大哥的没给他做个好榜样。”

“这……?!”明楼语塞,满脸冤枉又无语凝噎。

 明诚抿了抿嘴憋着笑,直到明楼把求助的眼神投向他才开口道:“大姐,时候也不早了,你和小少爷吃完就睡吧。大哥累了一天了就让他上去休息吧。”

 “也好,省着他们两兄弟一碰面就开始不停的吵,直吵得我脑仁疼。”明镜把剥好的水果递给明台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明楼听到这话,如蒙大赦,赶紧上了楼梯回房去了。

 明诚转身进了厨房,替明楼准备睡前的热牛奶。

 厨房的窗子没关严,明诚一进门就被风吹了个正着,打了个哆嗦,连忙走上前抬手把窗子插好。这一抬头再回身的时候就感觉眼前有些发黑,明诚眨了眨眼睛,看来今天是要早点休息了。直到牛奶热好,明诚依然感觉有些头昏脑涨,想来是夜深了困倦,也就没太在意。

伸手象征性的敲了两下明楼的房门,明诚就推门进去了。明楼刚换好睡衣,正在把脱下来的衣服叠好。

“大哥,喝点牛奶再睡。”明诚把托盘端到床头柜上,端起来一杯牛奶递给明楼,却因为不太清醒手也轻微的不稳,让牛奶险些晃出来。明楼赶紧伸手过去把着明诚的手帮他稳住了。

“小心些……你这手怎么这么热?”明楼感受到明诚手上偏高的温度皱了皱眉,接过牛奶放在一边然后伸手摸了摸明诚的额头:“你发烧了?”

“是有点头晕,可能是最近天气转冷有些着凉了,”明诚不在意的随意说:“不碍事。我一会回去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也好,你自己多注意些,本来你这身子底子就不好。”明楼忍不住叮咛了两句。

“底子再不好我好歹也是个beta,这病明天肯定……”明诚刚走了一步,就感到四肢软软的用不上力气,不由得一个趔趄。

 明楼赶紧一个跨步过去接住他倒下的身体,急声问道:“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明诚稳住身形,却还是感觉手脚酸麻,废了好大力气才能支撑住身体:“突然特别疲惫,没什么力气。”

“看来是急性感冒,”明楼扶他到床上坐下:“你先躺下,我去给你找点药。”

“不用,大哥。我自己来就行……”明诚连忙要起身。

“你躺下,”明楼带了些命令的语气:“生病了就要好好休息,不要逞强。我去楼下给你倒点热水,你就在这好好呆着。”说着就拉开门走了出去。

 明诚也实在是觉得身上不爽,懒懒的提不起一丝力气,不仅是四肢酸软,连腰背也跟着酸痛了起来。他靠着明楼的枕头半躺了下来,明楼身上的气息一丝丝的传到他的鼻腔里,让他莫名的安心,又莫名的感觉有些羞赧。虽然经常照顾明楼到他睡下也经常帮他整理床铺,但是躺在这张床上,明诚却是头一次。

 明楼端了热水拿了体温计回来,就看到明诚的脸因为发烧而浮起一层薄红,有些虚弱的靠在自己的床上,一直冷静的面容也染上了点脆弱,竟有种别样的美感,明楼的心不禁有些乱了频率。

 “阿诚,来量一下体温。”明楼叫醒已经有些迷迷糊糊的明诚,帮他把体温计拿出来。

  明诚动了动,直起身子来,解开了自己衬衫的上面几颗纽扣。

  明楼深吸了一口气把自己的目光从明诚形状姣好的锁骨上移开,帮他把体温计夹在腋窝上。然后把热水递给明诚让他暖暖身子。

“麻烦大哥了。”明诚喝了一口热水,感觉冰冷的身子似乎也缓过来了些,但是发烧带来的从骨子里传来的阴冷还是难以驱散。

“你也不知道脱了鞋盖好被子,”明楼责备道:“平时你照顾我倒是尽职尽责,怎么就不好好待自己的身体。”

“这是大哥的床,我一会回自己的房间再……”明诚连忙解释。

“什么你的我的,”明楼打断他:“我们是什么关系,你何必这般生疏。”

“我……”听懂了明楼话外的意思,明诚一时语塞,眼神躲闪了下直羞红了耳朵。

“你今天就在就留在这里,”明楼倒是义正辞严:“也方便我照顾你,反正这是个双人床,也挤不坏你。”

“……?!”明诚抬起了一双明亮的眼睛有些惊恐的看向明楼:“不过是小病,不需要你这么费心,何况……何况大姐要是知道这事,我们可就……”

“什么叫这是小病,”明楼双手按住明诚的双肩:“我们没法公开关系已经是苦了你,如果连你生病我都不能好好照顾,你让我这心里,我这心里……”明楼叹了一口气,将明诚搂进怀里,苦涩的说不下去。

“大哥……”明诚知道明楼的心意,不禁心中一暖,回抱住明楼:“只要不惊动大姐,我今晚就借住在你这好了。”

“好,”明楼放开了明诚,让他躺回枕头上,顺便帮他展开了被子:“你先把药吃了,自己把鞋脱了到被子里暖一下,我去给你拿睡衣过来。”

明诚也不再推脱,脱了鞋子钻到被子里感觉头更晕了,整个人都被明楼的味道包裹了起来,心脏满满的充满了不知名的又幸福又酸楚的感觉,让他一直清明的头脑都仿佛断线了一样一片空白。

明楼拿回来了睡衣放在一边,先是看了下体温计的温度,38度,不算高烧但到底还是发烧了。

明诚拿着睡衣,想让明楼回避一下又没有合适的理由,自己一个beta又不是omega,理应没什么好害羞的,也就只得满身不自在的快速的换好衣服,还不小心系错了扣子,又重新系了一遍,恨不得钻进被子里把头都蒙上。

“时候也不早了,你是病人,赶紧休息吧。”明楼权当没看到明诚的窘态,自己的爱人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还因为害羞犯了些小错误,那全身红透的样子让他不禁感觉身体有些热了起来。他一直把自己的欲望控制的很好,明诚青涩,他在明诚准备好之前也并不打算要了他,不过这般无意识的挑逗也着实让他有些吃不消。好在他的理智告诉他明诚是个需要休养的病人,不然自己压抑已久的发情期要是一下迸发出来,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明楼伸手关了灯在明诚旁边躺下,他感受到明诚向床边上移了移,气息也因为紧张也有些不稳。

跟自己相比,阿诚到底还是个孩子。

明楼心里的情欲消失的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充满心房的心疼。他把明诚揽到自己的怀里,安抚他被惊吓到僵直的后背,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脖颈旁,感受他的呼吸温柔的喷洒到自己的身上。

他轻轻的跟明诚说:“你小时候刚到明家的时候,经常做噩梦睡不着,那时候也是我陪着你直到你睡着的,”阿诚还是很瘦,手指能轻易的感受到他凸起的脊椎:“那时候我就想,一定要好好的保护你,不再让任何人伤害你。虽然现在我们的命都不是自己的,我也还是希望能尽我所能保护好你。至少,做到你在我面前不需要逞强。”

明诚听了这话,身子逐渐放松下来,软软的叫了一声大哥。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身体蜷起来用头轻微的蹭了蹭明楼的颈弯。

明楼收紧了抱着明诚的手臂,脸颊贴上明诚柔软的发顶。他知道明诚小时候一直都是这样像婴儿一样蜷缩起来睡觉的,因为这样可以让缺乏安全感的他最为放松,长大之后,明诚就像一把时刻拉紧的弓,连睡觉都是标准的仰躺睡姿,为了时刻可以坐起来战斗。

自己亏欠他的太多,甚至没法给这个本就缺乏安全感的孩子一个许诺的未来。但是至少,他想成为明诚在这乱世中坚不可摧的依靠,就算对外宣称他明楼终身不娶,他也不能辜负了明诚对自己的一片赤诚之心。

听着明诚的呼吸声渐渐平稳了起来,明楼也合上眼睛缓缓睡去。

一夜无梦。

 

 

评论 ( 29 )
热度 ( 1391 )

© 聆泠_懒萌懒萌 | Powered by LOFTER